网站地图
你的位置:首 页文化快递 > 正文

黑城脚下,那绿色梦想的探路者

发布时间:2017-11-13 14:22   来源:亚美游AMG88_pt真人视讯真人视讯平台【活动平台】   阅读:
【字体: 打印

  

黑城脚下,那绿色梦想的探路者

——记额济纳旗治沙老人苏和

记者:秦素娟

   13年前的2004年,苏和57岁,是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政协主席,正厅级干部。那一年,他向组织提出申请要提前退休,原因无关家庭、无关身体、更无关待遇,而是他想到阿拉善盟额济纳旗黑城遗址大漠去植树治沙。


  一片冰心在黑城


  黑城建于公元9世纪的西夏时期,其遗址是古丝绸之路北线上现存最完整、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。黑城旁边原有古弱水流过,因在战争中筑坝断水而被攻破,随后废弃,至今已600余年。


  阿拉善盟水务局副局长乔茂云告诉记者,古弱水就是今天的亚美游,它是额济纳境内唯一的地表河流和唯一的地下水补给水源。但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,进入亚美游下游的水量锐减,年最长断流时间达200多天,黑城遗址及周边地区严重沙化,随着流沙侵蚀,遗址已有多处埋于黄沙之下。


  苏和说:“我就是想在黑城边闹(种)点儿林子,保护黑城。”


  其实苏和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。1992年,还在额济纳旗担任旗长时,他就想在黑城旁边种植树木以阻止流沙侵蚀,并且还打了一眼井,但因调到盟里工作,计划就此搁浅。


  “调走以后我还来过几次,看到沙子一次比一次高,心想,唉,再过十年八年,黑城就要被埋没了。”说起此事,老人格外忧心。


  2000年,听说日本治沙绿化协会会长远山正雄是治沙造林的好手,苏和心中再次燃起治沙的火苗。借到北京开会的机会,他与远山正雄进行了洽谈,经过两年治沙试种后,双方签订协议,以日方为主在黑城边开展治沙绿化,以期借他山之石攻下黑城周围的沙地。但这一愿望很快就破灭了。2004年5月,日方派人来负责造林,只待了1个月,一走就再没回来;6月,日本治沙绿化协会秘书长来到额济纳,经商谈终止了协议。


  谁愿意在这儿干呢?没人。这里没路、没水、没电,只有一片茫茫沙地,方圆几千米都没有人烟,“连额济纳人自己都不愿在这儿呆”。


  这成了苏和的一块心病——“黑城等不得啊!”


  我以坚守换绿色


  得到组织批复后,2004年9月,苏和提前退休,带着老伴来到了黑城边。有人说他想去黑城挖宝,有人说他想出风头,更多的人则预言他呆不了多久,而苏和这一呆,就是13年。


  起步的第一年,风沙遍地,没有住处,两人早上从25千米外的旗府所在地过来,中午吃带来的馒头,直到天黑再回去。第二年,他们在淘出的水井旁盖了3间小房,为节省开支,两人就到建筑工地捡拾可用之材,还自己背料,出钱找人盖。但由于没有经验,外面刮大风,里面刮小风,屋里每天都是一层沙土,但就是这样还是住了下来。


  老人说起这些的时候,没有一点愁苦之态,反而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。在这笑声里,那夏天最高温度40多度、地表最高达80多度的严酷,那一夜之间被骆驼啃光梭梭苗的心痛,那每年8个月的坚守、5年不通路的跋涉、8年没有电的煎熬,那一棵一棵栽种、一桶一桶浇水的艰辛和沉重,似乎都轻飘飘地过去了。


  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早在2000年左右,苏和就得了糖尿病,一天要打两次胰岛素。老伴德力格在工厂工作时,落下了严重的腰痛病,每天早上起来都不敢直接下地。有一年春天,苏和从阿拉善开车到黑城,途径一处漫水桥,由于水大只好绕行,当车驶过一处冰面时,后面的冰“咔嚓”一下就塌了,他只好硬着头皮加速冲过,车刚到岸边,整个冰面就全部塌陷,那情景至今想来还让人后怕。对两人来说,每年四五月间是充满希望的植树好时机,但也是经济最紧张的时候,买苗、种树、浇水、管理都需要费用,繁忙时还要雇用民工。根据记者要求,苏和粗略估算了一下:植绿治沙13年来,不算投力投劳,他个人投入的资金就达40余万元。


  在一天一天的辛劳和孤寂中,时光变得格外漫长,如今,13年过去了,苏和并没有像当初人们预测的那样待不了多久,而是用不懈的坚持和付出,在黑城脚下的沙地上探出了一条路,捧出了一片林。据统计,原来残存的4500亩梭梭林经围封保护,现围封面积已发展到2.3万余亩,其中他自己种植的就达3000余亩。在苏和居住的小屋前,有一棵4年龄的梭梭,整棵灌木直径接近两米,而且记者站到跟前举直了手臂都没有它高。


  谈起治沙的心路历程,苏和说:“刚开始的几年,几乎没有一点成效,也确实灰心过,但是坚持、坚持、再坚持,就过来了。人还是要有些精神的,没有精神什么也干不成。”


  治沙路上不了情


  艰苦与付出苏和从没有放在心上,他放心不下的,一是水,二是梭梭们的未来。


  梭梭是沙漠里最易成活的植物,别的地方种梭梭,在挖好的坑里浇1次水,基本就能成活,但在黑城边,要浇3次。起初,苏和用十几天时间,把一眼废弃的井淘了出来,一桶一桶地拎着浇水,后来随着梭梭林一点点扩大,在各级政府、社会团体和志愿者的支持下,又陆续打了几眼井,部分地方还铺设了管道,再通过更细的管子直接插到梭梭根部进行滴灌。他说:“现在深100米左右的大井有4眼,20多米深的小井还有几眼,水多了,梭梭成活就有保障了。”


  乔茂云告诉记者,国家从2000年实行了亚美游水量统一调度,这些年来,额济纳绿洲的地下水得到了补给,水位有了一定回升,不仅为治沙造林提供了水资源支撑,生态环境也得到改善,连黑城附近怪树林里枯死的胡杨也有了复活的迹象。


  额济纳有水了,但苏和对水的担心一点也没变,每天他都在观察水井,并且坚持测量水位。采访中,他不止一次地说:“这些年多亏了亚美游调水。亚美游没水,额济纳旗就生活不下去;治沙没水,连一棵梭梭也种不活啊。”


  随着绿色面积慢慢扩大,苏和也步入古稀之年,考虑他的身体状况,有人提出将林子交给他人接管。他说:“看着梭梭一棵棵长起来,我真舍不得。即使有一天要交,也要交给有事业心、有责任心,真正想搞绿化、想保护黑城的人。没交之前,我还要量力而行,有多少钱就办多少事,有多少力就种多少树。”


  告别时,记者再次凝视苏和,发现他衣服上的图案是两个相跟着跋涉前行的人,旁边是几根细小的枝杈,并且还有这样几个英文单词:FOLLOW YOUR DREAM ,TOREAD。翻译过来就是:追逐梦想,探路者。那景象,不正如老人夫妻两个和他们刚刚种下的梭梭么……